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冤家之合欢交结】06-10作者迷燕

【小冤家之合欢交结】06-10作者迷燕

字数:7000


(6)易筋络骨方

  第二天晚上,老爸回家后,果然把我叫到面前,他交给我一个木盒,慎重的说道:「裡面有一本书,是我们家祖传的,你要好好保管。还有,从今天起,你要仔细阅读,照裡面写的进度练习,不懂的来问我。」停了一下,他又说道:「本来,是早上练比较好,不过你现在每天要早起上学,嗯…那你就每天放学回来练习,后院有块空地,你整理一下,每天至少要练半小时。」

  回到我的房间,我打开木盒,裡面果然有一本线装古籍,约有1公分厚,蓝色的封面,写著「易筋络骨方」五个古篆字。翻开第一页,写得是一篇序文,因我的国文程度不差,还看得懂,大意是说:这本书,是参考少林的易筋经,去芜存菁,加上多年行医的见识与经验所编著,只要依照男篇或女篇的进度认真练习,不出三年,就可达到强筋健骨、滋阴壮阳、还可固精养顏的效果。文末,又规定此书仅限儿子及媳妇练习,其餘(包括女儿)皆不可外传。」文末署名「吴清山」。

  啊!吴清山!那不就是我的高祖父吗?

  我听老爸说过,高祖父是清朝时代的一位名医,受当时台湾巡抚的延聘,从大陆来台后,除了在巡抚衙门担任署医,也在当时台北的「大稻埕」(现在的延平北路),开设医馆,行医救人。

  说起来,这本书已经有一百多年了。

  再概略看一下内文,果然分成男篇与女篇二大部分,男篇女篇的篇幅,都包括一些文字与图像,都是用毛笔端楷书写的…。

  那天夜裡,我一口气看了十几页,由于内容深入浅出,基本上我都看得懂,也由于夜深了,有些想睏,就不知不觉的睡觉了。

  第二天放学回来,我动手把后院的一块十几坪的空地整理一下,就依照「易筋络骨方」的顺序,从男篇第一式的「日出东山」开始练习,而每一式的练习时间,大约半小时,跟老爸规定的时间差不多。

  后来,及至我完成全部招式的练习,将这本书的精义融会贯通以后,我发现这本书本质上是一套类似拳术体操,又有行气吐纳的武功,最难能可贵的,是它还包括传统内科、妇科与伤科的医术,尤其在「壮阳滋阴」方面,更是有独特的功效。在以后数十年岁月裡,我都以这本书为圭臬,尤其对于延长性交时间、增粗增长阴茎及增加勃起强度三方面,几乎每天早上起床或是晚上入睡前,我都会用个半小时的时间,把其中的招式演练一番,以强化自己的体力、气力与精力,而且持之以恆,未曾间断。

  (7)脱胎换骨

  又过了几天,老爸知道我已经开始在练习那本「易筋络骨方」,他欣慰的对我称讚有加,就带我去街上的一家中药行,去给那裡的中医师抓药,希望能帮我「转大人」。

  说起这家中药行,那可是大有来头,在臺北的业界,可说是人人皆知,名气颇大。他们的上一代原本开设在「大稻埕」(现今的延平北路),后来因为兄弟树大分枝,那个二房就另在我们家附近的街上开设分店,但店号没变,有关的店面装潢跟老店一模一样。但因这边的地价比较便宜,他们就在店面后边购置了一大块土地,兴建了一排三间的大房子,以作为製药、煎药及药材仓库之用。

  进入店堂,迎面高悬的是一块原木匾额,上书「杨大国手」。光是看那独树一格的字跡,就知道谁写的,不过我还是要说一下是「蒋中正」的署名,也因这个名字,让人不禁对这家中药行肃然起敬。而所谓的杨大国手,是指这家店的老东家,他已经七十多岁了,他曾经是老蒋的御医,当然是不简单的人物,更别说他的医术如何高明了。但因他年事已高,店舖的事他无暇管理,就传给二个儿子分别去经营,他每个星期只在每家店看诊三天,而且每天只看上午,因此想给他看病抓药的人,除非预约掛号,否则几乎没有机会。

  说到这裡,又得提我那高祖父了,因为其中有一个典故跟杨大国手有关。

  我那高祖父当初来台,也是在「大稻埕」开设医馆,因为我的曾祖父对行医没兴趣,我那高祖父不愿医术失传,后来不得已,就收了一个徒弟,而那个徒弟,就是杨大国手的祖父,也因此故,杨大国手对我们家一直相当崇敬,对老爸更是一点也不敢怠慢。

  当我跟老爸走到店门口,他掌理店面的儿子看到我父子俩,一面招呼,一面差一名伙计进入内堂,招呼杨大国手出来迎接。

  因为我老爸的为人相当仗义,在邻里间素有善名,不会因为祖先对他们家的恩惠,就倨傲轻忽。因此,双方一见面,我老爸对他也是打躬作揖,彼此都相当客气。

  落了座,老爸说明来意后,就叫我给杨大国手行礼。说起这中药行的杨大国手,包括店东夫妇和店裡那五、六个伙计,其实我都算是认识,尤其是店裡一个叫「阿杰」的年轻伙计,跟我特别要好,每次老爸叫我来拿药,或是帮老妈跑腿来买当归、枸杞、八角之类的烹调药材,都是站柜的阿杰在招呼,有时则会遇到店东或他太太,杨大国手比较少见,因为他只在上午看诊,除非是寒暑假,否则上午我都要上学而见不到他。

  杨大国手拉著我的手,亲切的招呼我坐在他面前的椅子,先是对我的五官容貌端视了一会,接著要我伸手给他把脉,还问了我一些问题,末了还要我起身做一些动作。我也不明就理,反正他怎麼说,我就照著做。没多久,他叫阿杰带我去店面那边玩,再请老爸留下来,跟他在诊间谈话。

  约莫过了半小时,当我还在吃阿杰给我的仙楂饼,老爸笑吟吟的走了出来,他先跟店东打个招呼,道谢了几句,也没跟我说什麼,就带著我回家了。一回到家,他跟老妈耳语了几句,只见老妈微笑著走来跟我说:「你老爸给你配的药,我过几天就去拿,听说相当珍贵,你可是要按时服用,不要忘了。」

  我从小就得天独厚,可爱斯文的模样,常受到一些女生的喜爱,不仅亲戚的姐姐阿姨们,连邻居的妇人都爱抱抱我、亲亲我的脸,但不管她们如何,都比不上我老妈对我的疼爱。当然,我还有一个姐姐,她对我也是十分疼爱。

  过没几天,老妈还是没把药拿回来,老爸问她以后,才知道杨大国手在裡面配了一种叫「合仙子」的果子,因为相当珍贵,可遇不可求,一直过了一个多月,老妈跑了三趟,才把药给拿到手。

  那是一种中高海拔的植物,通常都生长在林木茂密,岩石陡峭的悬崖,那植物外观是相当奇特的小灌木,高约五、六十公分,它每三年才开花一次,开花前几天,会从枝芽上先长出几片绿叶,绿叶交合处,则会长出一株花苞,最多时,整株约可有五、六十隻花苞,花苞都是在月圆之夜才会开花,开花后几个小时,花苞的花萼裡,就会像莲子般结成十几颗红豆般大小的圆果。那果实迅速由绿变红,随即又变化成晶莹剔透的色泽,隐约中有种奇特清甜的香味散发出来。结成红色的果子,若未即时採摘,等天一亮,太阳出来,就落果了,而掉落的果子就没什功效了。

  我遵照老妈的吩咐,把那瓶叫作「金锁合仙丹」的药丸放在房间的床头柜,每晚上床睡觉前,我都配著温开水服用一粒。

  说也奇怪!就从那天起,我未曾再生病过,感觉身体也好像有点不一样,和同学玩耍游戏时,不管是跑步还是跳跃,我从不输人,而且还不容易疲倦喊累,头脑也变得很灵光,故事书是一目十行,再难的科目,只要老师一教我就会了。

  至于我那小鸡鸡,也改变很大,几乎每天起床都是又硬又翘,两颗蛋蛋也愈来愈明显,愈来愈饱满。我的鸡鸡不但比同学们粗壮,跟他们一起小便,我最远可以射到3公尺,远超过他们一大截,同学们就给我取个绰号叫「大卵葩」,每次他们这一叫,女生都掩口偷笑,我就窘迫的追著他们打,而我越是在意,他们就越爱叫,久而久之,我就不管他们了。

  我那时在想:这种情况,应该跟自己修练「易筋络骨方」,与服用那杨大国手那「金锁合仙丹」的药丸有关。

  (8)女儿心态

  小五的上学期开学不久,接连几个秋老虎的天气,真的是把全班的小朋友热得像是鸭子般张嘴哈气。老师们可以躲在办公室吹冷气,但我们教室却是连电扇都没有,把那招「拆窗户」的办法拿出来也没什效果,尤其到了中午时间,气温常飆升到三十四、五度,每个人更是热的满头大汗,午饭也是吃不下,更别说午睡了。

  本来想发动募捐,叫家长买几台电扇,但校方却以「电表」有限为由,怕会烧掉电线,况且若每班都跟著装电扇,那学校电费的经费也不够。

  真是伤透脑筋!

  那一学期是我担任班长,因此对于班上小朋友「熬熬待凉」的愿望,无论如何,我都得帮他们想出办法不可!

  因为:谁叫我是他们心目中的「一休当」。

  有一天下午,放学后我到邻近的田野游玩,看到一位农夫正在喷洒农药,只见那农夫一面摇擼著手柄,接著就从管子末端的喷嘴喷出一抹细雾。那时我就在想:那农夫所作的,好像我们在玩水枪,看起来真有趣。

  突然,我有一个念头:那水雾喷得很细,一下子就蒸发了,跟水枪一样,假如喷在身上一定很凉,而且不会弄湿衣服。

  回家后,我就问老爸:能不能帮我做一台喷雾机?而且要跟喷农药的水雾一样细。

  老爸问我要作何用?

  我就把班上的情况跟他讲,老爸听了,先是沉思了一下,后来又说做一台喷雾机并不难,他的建筑工地就有现成的机器,问题是也要用电呀!学校会答应吗?

  唉!真的是没辙了!

  这时,老爸突然问我:「你们学校不是有很多大榕树吗?」

  我自是不解他的用意。

  老爸跟我解释的说:「你知道大榕树底下很凉吧?!你知道为什麼吗?那是因为大榕树的树叶就跟喷雾器一样,会挥发出非常非常细的水雾,假如你用特殊的镜头,就可观察到大榕树在阳光照射下,週遭就会自然的形成一团水气,就像山上的山嵐形成云雾一样,所以在大榕树底下很凉。」

  这下我懂了!

  同时,我也敬佩老爸的学问真是渊博,难怪他会盖那麼多的房子。

  但是老爸又提一个问题,他问我:敢不敢带班上的小朋友去树下乘凉呢?

  我问他的意见,老爸只是笑一笑的说:「你认为对的,就去做!」

  第二天,果然又是个艳阳高照的大热天,到了午休的时候,等老师走远,我就跟班上的小朋友说:「你们大家注意听,我已经想出避暑的办法了,现在我以班长的身份,要你们带著便当跟我走!」

  小朋友们一阵哗然,有的立即响应,有的还在犹豫不决,我也不管那麼多,就带头走出教室。来到操场东南侧的一角,那裡是我们学校的小森林,二、三人合抱的大榕树就有二十几株,都是从日本时代就有的。(这间小学是日据时代专门给日裔子弟就读的贵族小学,距今已经一百多年了。)

  到了那裡,我就宣佈说:「大家集中找几颗大树,乖乖的坐下来吃饭、乘凉、睡午觉,千万不要吵闹,也不要乱跑。」

  那时,我点一下人数,竟然有47人之多,只有包括我那小冤家在内的十个女生没跟著来。

  大伙人就这样「安睡」到上课鐘响,才起身回到教室,大家的精神都很好,兴致也都相当高昂,他们对我这个班长,可说是佩服的没话说。

  回到教室,看见那十个女生各自坐在座位上,看她们每个人的神情,都是热得满脸胀红,额头都有汗珠,衣服也有一些湿透,她们看到我们每个人神采奕奕的走进来,那表情真是很难形容。总之,应该是有点羡慕、有点后悔、又有点不服气吧?!

  没多久,郭老师走进教室,我看她的神情好像没有很生气,我就知道问题不大了。

  她走到讲台,说:「刚才没在教室午睡的小朋友,站起来。」

  小朋友一个个我看你,你看我,心想这下完蛋了,一定要被打得很惨。

  等我们一个个站起来以后,她又说:「吴健雄,是你带头的喔?」

  我回说:「是!」

  郭老师又说了:「这件事我跟校长报告了,因为天气实在很热,校长希望以后要由老师带队,小朋友不要自作主张,没跟老师说就自己跑去,这样太没规矩了。」

  听了这宛如大赦的话,「欧耶!欧耶!」一声声欢呼,简直要把屋顶给掀掉了!

  从此,校方开放了那片小森林,听说这也是全台首举耶!

  附注:

  1.我老爸在早上十点有打电话给校长。

  2.那个女生在我走出教室后,有去跟郭老师报告,郭老师才去问校长。

  (9)被掀裙子

  有一天下课时间,我跟几个男生玩的正好,那个女生竟然跑回教室,到了教室座位,哇!一声就哭出来,真是让人慌了手脚,不知所以。

  几个跟她比较要好的女生,走过去安抚她,试著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什麼事。从她呜咽断续的口语中,才知道她刚才在保健室旁边,被一个男生欺负,那个男生不但跟她讲黄色脏话,还在大家面前掀她裙子,把她内裤的顏色说出来。

  我当时听了几乎快疯掉,虽然我听过类似男生掀女生裙子的事,但不敢相信竟然有男生如此恶劣,敢对她如此侮辱,这让我感到特别的生气。

  那个欺负她的男生,我知道是谁,他成绩很烂,动不动就是满嘴脏话。他不过仗著家裡有几个臭钱,人又长得高大肥胖,比我还高出一个头,平时就常欺负人,尤其喜欢欺负女生,根本就是个变态。

  那一天整个下午,看那女生哀怨寡欢的模样,真教我有点不忍,在我脑海中一直想像她被欺负的情景,真想立刻去找那个男生算帐,但我告诉自己:必须忍耐到放学。

  好不容易放学了,我立刻冲到校门口。在放学的人潮中,等了好一阵子,总算看到那个男生吊儿郎噹的身影,他身旁还有个男生跟著,看来像是他的跟班。

  我悄悄的跟在他后面,沿途他还是嚣张的欺凌一些小朋友,就连低年级的他照样欺负取乐。看他那付嘴脸,我是愈来愈愤怒,就趁著走到了一条巷子口,我如同抓狂般冲过去,那个男生看到我出现,一时惊呀的呆在原地,而另一个跟班的男生,见苗头不对,一溜烟的跑走了。

  他看到我怒气冲冲的样子,被吓的手足无措。

  我连推带赶的,把那个男生拖到小巷内,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看他那高大肥胖的身材,打起来还真费劲,后来他跌在地上,我就开始用脚踢。那个男生也真是没种,被我打到哭出来,还一直讨饶,我就恶狠狠的警告他:如果再欺负那个女生,我就看到一次打一次,决不轻饶!

  之后,那个男生在学校果然收敛许多,不要说欺负那个女生,就连靠近都不敢!

  我在教室裡依然如故,依然嘻皮笑脸的上学放学,对那个女生的事,好像什麼都没发生似的。看到她,还是会故意逗她一下,班上的事,只要有需要,我仍然会跟她这个副班长说一下。

  至于我教训那个男生的事,是在过了几天之后,才被看到的人传了出来。

  被传出的是说:宋昌泰被吴健雄打!

  对于被传了出来的话,没人对我说,所以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班上的小朋友个个都更服从我的领导,那几个女生也不像以前那样,爱跟我唱反调,看到我都只是默默的站著,像个童养媳似的。但因为我并不是个很敏感的人,所以并未感觉有何不同。

  那是个下午的下课时间,同学们都出去玩了,教室裡剩没几人。那个女生羞怯怯的走到我面前,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就低著头说:「谢谢你!」

  我一时不明白她在说什麼,我说:「谢什麼?我又没做什麼!」

  她说:「我只想知道,你为什麼会帮我?」

  我慢慢的听懂了,就对她说:「你是我同学呀!」

  她又瞧了我一眼:「就这样?」

  我说:「对呀!就这样,不然耶?」

  她不再说什麼,却有著失望的神色。

  (10)你是笨蛋

  自那一天以后,那个女生对我的态度有了一些改变,她不再事事跟我唱反调、扯我后腿、打我的小报告,对班上的事也比较愿意配合;但是她还是很爱跟我竞争,想表现的比我好,好像要让我知道:她也很优秀的样子。

  举例来说:有一天上社会课,老师拿了一张台湾地图,他掛在黑板上就开始上课,因为讲的是台湾地理,我觉得蛮有趣的,就特别注意听。

  后来,老师就开始发问:「谁知道台湾面积有多少?」

  我看一下班上,见没人回答,才要把手举起,那女生就举手抢答:「三万六千平方公里。」

  那老师「嗯!」一声,又问:「台湾人口有多少?」

  我仍然看一下班上,这时那个女生举手答道:「一千四百万。」

  「答对了!」那老师又问:「台湾主要出产什麼?」

  那个女生随即举手答道:「稻米、甘蔗、香蕉,还有茶叶。」

  那老师说一声「答的好!」,又问:「还有没有别的?」

  这时,同学的反应比较热烈了,有人说甘薯,有人说樟脑、檳榔,还冒出一个蚵仔煎,白痴呀!那个也算?…整个班上乱哄哄的,笑成一团。

  那老师要大家安静,他把掛图收起来,又问:「老师再问你们,台湾唯一不靠海的是哪一县?」

  同学们吱吱唔唔的,只见那女生举手答道:「南投县。」

  「那南投出产什麼?」

  这一题老师还没教到,比较难,见大家都答不出来,我灵机一动,举手答道:「美女!」

  全班都哈哈大笑,还有几个女生笑骂道:「好色」、「爱女生」。

  老师问我为什麼?

  我说:「宝岛玉女张美瑶,你们看过她的电影吧?「养鸭人家」就是她演的,她是南投人!」

  听我这一说,老师跟小朋友都愣住了,大家都没想到我会这样说,而在我的眼角餘光裡,看到那女生的神情有点异样。

  那老师有点不以为然的说:「吴健雄,老师是问出产什麼,你怎麼说成人了?」

  我答道:「老师又没指定农产品,况且南投出美女又没错,因为南投有好山好水,所以出美女。」

  这下老师没话说了。

  下课以后,那女生问我:「吴健雄,你看过「养鸭人家」呀?」

  我说:「是呀!前天跟我妈和姐姐去看的,○○戏院正在上演。」

  那女生又问:「好不好看?」

  我说:「好看!」

  其实到底演什麼,我根本没仔细看;因为我是跟去吃的!冰棒吃完,吃花生;花生吃完,喝冬瓜茶…。

  过了几天,那个女生又来跟我说:「吴健雄,张美瑶真的很美耶!她演得真的很好看!很有趣,也很可怜,我都一面看一面笑,还一面哭呢!」

  我没什印象,只知道那时吃太多东西,害我回家跑厕所。

  那女生又很认真的说:「你也喜欢看文艺片噢?真看不出来。」

  我听了想说实话,但忍住没说,只对她说:「跟我妈去的,随便看的啦!」

  那女生又说:「你懂很多耶!还知道南投出美女。我有问我妈妈,她说:你没说错,但是南投主要还是出产筊白笋跟红心地瓜,都很有名。」她妈妈就是王美伦,是学校的老师,教低年级的。

  我说:「不止耶!南投还出美酒!」

  那女生惊讶的说:「真的?」

  我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真的!不信妳再去问妳妈。」

  那女生说:「你怎知道?」

  我说:「我喝过!」(南投有个埔裡酒厂,以绍兴酒闻名。)

  那女生又是惊讶的说:「你敢喝酒呀?」

  我说:「喝酒算什麼!我还跟女生洗过澡耶!」

  那女生「啊!」一声,掩口惊叫。

  我悠然的说:「小时候,我妈帮我跟姐姐一起洗澡,怎样?不行呀?」

  ……

  沉默了一会,那女生突然红著脸,嚅嚅的说:「人家是想问你,…星期六…是我生日,你要不要来?」

  那时我呆住了!

  没想到她会邀请我,但我真的是无心,我那时真的没想那麼多,我只想到星期六要去叔叔家,就想也不想的说:「不行耶!我要去叔叔家玩。」

  「啊!这样呀?!」那女生失望又有点幽怨的走开了。

  以后她很少主动跟我说话,我则一同以往,嘻皮笑脸的,有什麼说什麼。

  她则变得落寞寡欢,一付病厌厌的样子。

  有一天,一个跟她很要好、算是她死党的女生,跑来指著我骂:「你是笨蛋!」

  骂完就跑走了,让我回嘴的机会都没有。

[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我的荡妻下一篇:同事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