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淫妻被动进行时】8a作者guangyingfeng

【淫妻被动进行时】8a作者guangyingfeng

前文:
字数:16302

            淫妻被动进行时(8)a

  
2014/ 07/ 31
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8)升职会议a

  度过了惊心动魄的周末,新的一周又开始了,时间也来到了四月末,此时的羊城已经有了夏天

  的感觉,白天的温度可以超过30度。

  我开始积极的寻找应对之策,经过几天的苦思冥想,一条条方案的出炉、筛选,我最终决定这

  样这样……(此处暂时省略*** 字,哈哈)。这是一条包含上中下策多种解决方案的策略,基本可以

  应对接下来的多种可能,永绝后患,但唯一的不足之处是需要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可这也是没有办

  法的事,毕竟跨国家、夸洲际的隐秘联系,所需的时间不会很短,这还是我动用了国外朋友的关系

  才做到的。

  之前的三次刚好是每周一次,而且都在周末,我本以为第四次也是这样,可没想到好戏在周中

  就开台了。这是周三上午的一个领导会议,由婉愔主持,他们公司所有中层全部参加。

  开会之前,龙玉忠敲开了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

  「荣总,等会开会该说我升职的事情了吧,都等了好久了。」

  「嗯,就是这次了,按照公司惯例,一般的职位变动都是放在下旬,你急也没用。」

  「那除了这个,和韩国公司第一阶段的合作总结以及下一阶段合作的计划,都要占去好长时间

  了,此外还有什么大的议题没有?「

  「没有了,上午能搞得完就不错了,你有什么想法?」

  「嘿嘿,没啥,只是觉得……可以开始提第四次要求了。」

  妻子撇撇嘴,下意识的嘲讽他:「哟,我们的义气大哥,这次不带上你的好兄弟,打算自己吃

  独食了?「可能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转变,这种随便的语气,让我隐隐有些期待,也有些不满

  和嫉妒。

  「嘿嘿,那是!面对你这样的美食,偶尔还是要独享一下的。」龙玉忠乐滋滋的回答。

  「啐!」婉愔在心里自己骂了一声,心说,自己怎么晕了头了,和这种男人像打情骂俏一样说

  话。

  「这次你又要耍什么花样?,可不能像上次那样……」感觉今天的婉愔和上次的龙玉忠一样,有

  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的感觉。

  「你放心,保证不会像上次那样。」为了调教的顺利进行,龙玉忠当然先给妻子吃定心丸,做

  出保证。「今天开会对吧,把上次留在这里的那个跳蛋拿出来吧。」

  「今天你的要求就是让我戴着跳蛋开会对吧?」

  「真聪明,赞一个!」

  「可惜,我早就丢掉了。」试探出本次的要求之后,妻子的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什么?!不是叫你收好了吗?」龙玉忠一副有点气急败坏的样子。

  「是吗?我不记得了,而且我是你的上级哦,你凭什么命令我?除非留下跳蛋算是你提的要求

  之一,要不我爱留不留。「婉愔挺喜欢看龙玉忠着急的样子,特别喜欢拿话来噎他,这样心里觉得

  很舒服。

  「那是,嘿嘿,不过……」看出婉愔是有预谋的反击,龙玉忠一下子变得平静起来,脸上又露

  出了那种贱贱的笑容,仿佛刚才着急的人不是他似地:「我早就预料到你会整幺蛾子,看看,这里

  还给你准备了一个。「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掏出一个小盒子,这是一只大红色的小蝴蝶按摩器。盒子上浓墨重彩的字

  样「88频」「1200/ S」等,一看就知道是能刺激女性深层欲望的那种。等到我将镜头拉近时,龙玉

  忠已经将盒子拆完,把小蝴蝶拿了出来。

  中间最长的一根是一个小的仿真阴茎,不算太长,据我目测有差不多10厘米,虽然不算长、不

  算大,但龟头处有一个往前回钩的弧度设计,估计是为了刺激女性G点。小蝴蝶的前面还有一个锥子

  装的设计,这是为刺激阴蒂服务的,在它的最后还有一个小尾巴,这个是要放进肛门里面刺激直肠

  的。旁边各有两个固定孔,上面有黑色的松紧带,带有扣袢的,可以很妥帖的固定在女体胯下。

  这种东西我是玩过的,但妻子没有,我提过几次,她都不同意,只好作罢。因为我玩过,所以

  我知道这个东东还是挺厉害的,别看它粉粉嫩嫩半透明状的,像果冻布丁一样颤巍巍的好可爱的样

  子,但是一旦发起威来,可凶残了,真的可以让女性的高潮一个接一个,毕竟它的设计挺齐全的,

  符合人体工程学的特点。

  就是不知道婉愔在主持会议的时候使用,受不受得了这种刺激,毕竟她是第一次,以前没尝试

  过,可别出什么篓子。我现在就像耗子抓心,既希望妻子有突破的一步,又怕她受不了会出事,出

  现那种不堪的局面。

  我在观察小蝴蝶的时候,婉愔也在观察它,而龙玉忠则在观察婉愔。

  妻子仔细看着这只可爱的红色小蝴蝶,虽然没吃过猪肉,但猪走路还是看过的。她那么聪明一

  个人,看一下就知道用途了,洁白的玉脸上,开始出现了几分红霞:「你……拿这个出来干嘛?」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当然是给你戴着呀!」龙玉忠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婉愔,嘴角边挂着意

  味深长的笑容。

  妻子没想到龙玉忠又准备了一个,于是一下子有些措手不及,可还是马上组织反对理由:「可是

  ……嗯……这个震动时会有声音的,会议室没人说话的时候很安静,会被别人听到的,根据我们的

  约定,你的要求不能影响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所以我不能戴这个。「还越说越流利了呢。

  龙玉忠当然不认同:「不会的不会的,我特意买了一个静音的版的,这是同类里面最小声的,

  不会被他们听到的。而且我会控制好遥控器的,等没有人发言的时候我会把它关掉,绝对不会让人

  听见的。「

  听到这个说法的妻子下了一跳,更加下定决心严词拒绝:「什么?你还要随时遥控?那更加不

  可以了……退一万步说,就算让你遥控,万一你失手怎么办?绝对不可以!「

  龙玉忠没想到场面僵持住了,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离开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如果开会前

  没有谈妥,那就错失良机白搭了。于是赶忙开动脑筋,换角度劝说:「你不要那么着急的否定嘛,

  毕竟你好没有试过声音是否安静……「

  婉愔不乐意了:「还要试?怎么试?现场试?我不要!」

  「对呀,现在我们各执一词,那都有自己的观点,那只有拿出让双方信服的证据才能停止无谓

  的争执,所以只有现场试,如果现在试过后,能听到声音那我就放弃这个提议,如果够安静,那你

  就没有理由拒绝,这毕竟是我的第四个要求,对吗?「

  妻子犹豫了一下:「那好吧,你先出去,我穿上试试,如果好了叫你。」
  「不行!」现在到龙玉忠严词拒绝了,不待婉愔反对就说出了自己的理由:「这个的穿戴是有

  讲究的,如果穿戴正确,能镶入到肉里面,声音会很小,你如果故意穿得不正确,那声音就会变大

  ,所以我必须在现场看着,这样我才会安心。「

  听闻此言,妻子脸上羞意又重了几分,并且添了几分薄怒:「你是说我故意?!」

  「那到不一定,你也不要做贼心虚……呃……对号入座嘛」看着婉愔不虞的脸色,龙玉忠知机

  改口:「我主要是怕你不会用,昆哥用过这种东西玩你?那玩得爽吗?」
  「呸,说得那么难听,我们才没有用过,你以为个个都和你一样下流!」婉愔当然矢口否认。

  「想不到昆哥那么正人君子啊!」龙玉忠故作感叹的摇头晃脑道:「那你们夫妻间的生活岂不

  是很没有情趣?他应该是个不懂风情的呆瓜吧?放着那么美丽动人的老婆都不玩?难道他是阳痿?

  「

  我在那头听了气不打一处来,他们都冤枉人啊,我既不是龙玉忠口里的呆瓜,也不想像婉愔说

  得那么正人君子,只不过是想玩没机会而已。

  「你才阳痿!你才呆瓜!只是我不同意……算了,和你这人说个什么劲。」妻子说了几句觉得

  不大对头,就转换话题改口道:「还是拿过来试一下吧,免得你不死心。」
  看见婉愔终于同意试用,龙玉忠立马奉上小蝴蝶。婉愔将小蝴蝶拿在手里,皱着眉头左瞧右瞧

  ,想想接下来的动作,难免让人觉得尴尬。龙玉忠知道她的心理,所以也不催,终于,婉愔下定决

  心似得,嚯的一声站了起来。旁边的龙玉忠见状,不由得马上正襟危坐,做专心致志状。

  看见龙玉忠的连锁反应,婉愔也觉得不好意思,随后马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手拽着小蝴蝶

  ,朝厕所走去。被瞪了一眼的龙玉忠正感到莫名其妙,又看见她突然终止了穿戴计划,就出声问道

  :「哎,不是说当面戴上吗?你去哪儿啊?」

  婉愔回过头恶狠狠的答道:「去洗干净啊!难道直接用啊?那么不卫生!」
  龙玉忠一拍脑袋:「噢!是我忘记了,这里配有消毒液的,给。」

  婉愔接过消毒液,抱怨道:「干嘛不早拿出来。」

  「嘿嘿,一进门就看美女,哪里还记得啊。」

  「就会耍贫嘴。」妻子嘀咕着,同时扭开消毒液的瓶子,将它小心的倒在小蝴蝶上,仔仔细细

  的清洗着。当她的芊芊玉指在仿真龟头上来回搓动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她的粉脸低垂,都不敢抬

  起头来看一眼,故作专心清洗的样子,看来是不好意思了。

  看见她来来回回的反复洗个不停,到最后龙玉忠都沉不住气了:「我说荣总,你要洗到什么时

  候啊?「

  「要你管,我要洗干净一点。」婉愔娇声道。

  「不是我要催你啊,是准备要开会了,准备没时间了啊。」

  「好,那你转过身去。」

  「哎,不是说好让我来指导你放的吗?」

  「才不用你指导,那么简单,谁不会啊。」

  「你不是没经验嘛,万一你放不对,等会声音大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反正你看着我不放。」婉愔没好气的回道,得,摆上娇小姐的谱了,你

  还别说,这可是熟人待遇,平时对不熟的人还不这样。究竟是妻子结果之前几次的接触,开始认可

  他们进入自己的熟人圈,还是故意用这种态度来达到目的,这暂时还不得而知。但不管怎样,看见

  自己的娇妻和其他男人用如此亲密的语气说话,心里头都不是个滋味。
  看见婉愔这个样子,这下龙玉忠有些傻眼了,他心中早就打好腹稿,准备了好几种应对方式,

  但惟独没有应对这种有点耍赖皮的招数,估计之前的女强人形象太过于深入人心,让他没有想到婉

  愔不讲道理,用小女人的招数。

  「噗嗤!」看见龙玉忠目瞪口呆的样子,婉愔不禁嫣然一笑,仿佛春花怒放,我都看傻眼了,

  更别说近距离观赏的龙玉忠了。「这样吧,老规矩,我去桌子后面换,你在这儿呆着!」也不等他

  回答,就自行走过去了。

  「啊……」有些发呆的龙玉忠嘴里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接着马上回魂过来:靠,怎么答应啦?

  什么时候有的在桌子后面的老规矩啦?

  可不管怎么说,婉愔已经走到大大的经理桌后面的,他隔着一小段距离,可不如刚才那样的分

  毫毕现了。可脱下丝袜和内裤,装上这个蝴蝶型按摩器的动作不会太小,不过这样半遮半掩的,反

  倒更加的吸引人了。

  在婉愔比较刻意的动作下,大桌子对面的龙玉忠只能看见她优雅的先脱下丝袜,然后悄然脱下

  内裤,再小心的装上小蝴蝶。无论他和我怎么瞪大眼睛,仔细观察,都只能看见桌子下面的小腿部

  分和桌子上胸部之上的部分,下面还能看见黑色内裤被脱下来的样子,上面则都是衣裳完好,基本

  没有什么看头。

  可越是这样,越是让男人心痒痒的,看见她灰色的薄丝袜被除下,露出嫩葱般的玉腿,再看见

  她自顾自的脱下黑色蕾丝小内裤,这时,两个男人的情绪都被吊了起来。而当她开始放小蝴蝶的时

  候,龙玉忠终于忍不住了。

  他狠狠的咽了一次口水:「额,那个……松紧带是固定在大腿上的,最重要的是三个地方必须

  对准,先将中间那个鸡巴放进去,然后前面的锥子对准你的阴蒂,后面的钩子放进屁眼里去……「

  婉愔含羞大发娇嗔打断他:「知道啦,你闭嘴吧!」龙玉忠只好重新沦为看客。

  不一会,娇妻就调整好了按摩器的位置,然后按顺序将内裤穿好,但丝袜则没有穿上,估计是

  为了图方便。她站起来试走了几部,黛眉轻蹙,看来是不习惯体内有异物的感觉,刚开始时步伐有

  些变扭,但几步之后就调整过来了。而男人的目光则死死的盯着妻子的下半身,步态怪异时,目光

  焦距的是扭来扭去的大臀部,而更耀眼的是洁白的、几无瑕疵的长腿,在高跟鞋和黑色套装的映衬

  下,非常的性感夺目。

  「哒」的一声轻响龙玉忠打开了遥控器的开关,虽然有心理准备了,但妻子的娇躯还是轻轻一

  颤,不过并不起眼,控制得还算好。随后,大家都在仔细的听,看看能不能找到按摩器的声音。半

  分钟过去了,妻子的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而龙玉忠的脸上则满含笑意,看来真没有声音传出来啊

  。妻子不甘心的来回走了几步,想要全方位试探,想找出声音来,好有借口不戴,可偏偏事与愿违

  ,她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一圈,就是没有声音漏出来,看来现在的科技还真是有进步啊。

  走着一圈没有发现声音,可小蝴蝶已经辛勤的采了一分多钟的蜜了,妻子的粉脸开始变得红晕

  起来,呼吸也变粗了许多。开始有些着急的妻子灵机一动:「你是不是开的是低档位,换个速度快

  的,保准会被听见。「

  「你居然还要更快的?这个就合适了吧,我怕你受不了高潮哦!」龙玉忠胜券在握的样子,开

  始口花花起来。

  「你少罗嗦,叫你开你就开。」本来很有气势的一句话,不知怎的,仿佛听出了几分撒娇的味

  道。

  「好,既然你想要,就给你。」龙玉忠乐的看婉愔受按摩器的折磨,手指一推,居然将档位一

  下子开到最大。

  「嗯……哼……」毫无经验和准备的婉愔一下次哪里受得了这么重的刺激,马上忍不住娇哼出

  来,好在现在是清醒的时候,控制力还在,只是发出了两下鼻音就忍住了。可脸上的潮红就不由得

  她控制了,开到高档后短短十几二十秒的时间里,她迅速变得面红耳赤,身体也开始轻微的晃动,

  难以稳稳当当的独自站稳,可就是这样,还是听不到按摩器的声音。

  婉愔很失望了,这样都不行,可这种程度的震动,人体都受不了啦,难道真的要戴着它开会?

  到时肯定很难过,甚至很有可能会出丑。开始有点绝望的妻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令人难以置信的

  事情发生了,居然听到了「嗡嗡」的震动声,虽然不大,但是很清晰,是的,完全可以确认,就是

  小蝴蝶的震动声!

  这下妻子高兴了:「这下你没话说了吧?你赶快关掉。」

  「什么?为什么要关掉?难道有声音,我没有听见啊?」龙玉忠压根是故意耍痞啊。

  「你!……」婉愔看他这个样子,一下子也不能分辨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是因为小声没听到:「那

  你过来点,仔细听看!「

  龙玉忠早就想近距离观赏美女被按摩棒刺激的好戏码了,可之前不让过去,现在婉愔主动叫,

  他立刻几个大步,来到办公桌前,做故意倾听状。

  「哎~ !你听见没有啊?」装模作样的过了差不多二十秒,龙玉忠还是不开口,婉愔只好催促。

  龙玉忠故作一脸为难的样子,慢条斯理的回话:「不知道是我耳朵差还是离得太远,或者根本

  就没有声音啊,反正我是没有听到。「

  「我看你根本是故意拖延时间,故意颠倒黑白!」婉愔看出他的鬼把戏,认定他是想让自己的

  敏感部位多受刺激,当下用力往下一压身体,加强按摩器与凳子的接触面,顿时,声音变大了不少

  ,可同时刺激也变强不少。这不,一脸媚态的她紧咬下唇,强忍着高频振动的侵袭,样子即性感又

  可爱。

  「这下听见了吧?如果你再敢乱说,就别怪我不客气!」妻子这下是真的有点恼了,语带威胁

  ,不过声音有些颤抖,想必是阴部被全面刺激的结果。

  「你站着不就行了……」龙玉忠很不情愿的嘟哝着,他也知道这个提议不现实,哪有一个上午

  几个小时的会议,堂堂一把手从头到尾都站着的?

  「这个是高档位的,要不到时我不开高的,只开低和中的,这样就不会让别人知道了。」龙玉

  忠随即充满希冀的提出一稿新的方案。

  可妻子并不买他的帐,已经开始将小蝴蝶脱下来了:「都说了不可能的,那样有风险,万一你

  失误怎么办?如果你坚持要我戴着就是违约,那这次机会就没有了。「
  「好吧,还有十分钟不到就开会了……换要求我一下还没有准备,等会再说吧。」龙玉忠垂头

  丧气的要出去,到了门口又转头回来:「把我的小蝴蝶还给我吧。」

  「好的。」婉愔刚刚准备还回去,可一把小蝴蝶拿到手里就改变了主意:「还是算了,先放我

  这里吧。「说着脸上一阵羞涩和紧张。

  「不行,这个很贵的,是外国进口的静音王,不是之前那种大路货,要是你又拿去丢了怎么办

  ?「龙玉忠当然不同意。

  「可现在不方便……算了,我答应你这个绝对保管好留给你,行了吧?」
  龙玉忠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噢~ !其实你不用担心的,你的淫水我也见过好多回了,不要

  不好意思嘛!哈哈……「

  「你!……快点走,出去!」被揭穿顾虑的婉愔有点恼羞成怒,立马撵人。
  「哈哈……」龙玉忠带着得意的笑容走出了经理室,婉愔赶紧将门随后锁上。
  「呼……」送走了那个灾星,婉愔常常的出了一口气。可看着湿漉漉的小蝴蝶,她的心里就高

  兴不起来,这个什么进口的高大上产品,看来还是蛮厉害的,之前老公的多次恳求之下,自己也只

  是偷偷的用过两三次,而且还是浅尝辄止,可明显都不如这个那么要命。今天虽然不会使用到这个

  ,不过看他的架势,后面的要求里,肯定还会再出现的。

  自己细细算了一下,低档位的开了一分钟多一点,高档位的则持续有半分钟多左右,最后自己

  为了让声音传出来,故意用力坐在凳子上,好让振动中的按摩器和凳子面亲密接触,最后成功的发

  声了,但这个阶段的刺激性更强,暂时定做超高档位吧,这个大概也是一分多钟的样子。话说最后

  这一分多钟还真是舒服啊,一股股的热浪从体内袭来,自己都要有来高潮的感觉了,幸好自己果断

  停下了,要不肯定要被坏人看到自己高潮时的样子了。

  也就是说,满打满算也就是5分钟左右的时间,自己就有即将要来高潮的感觉。扣除坐下刺激变

  强、刻意压下刺激再度变强以及平时使用会分心等因素,正常状态下,应该10——12分钟左右,自

  己的身体就会迎来第一个高潮。虽然可以刻意控制推延几分钟,但估计不会太久,大概也在3、5分

  钟内吧。可代价也不小,按照经验,自己越是刻意控制推迟高潮的到来,那高潮到来时就会越猛烈

  。如果在人前使用的话,这种推迟的高潮,肯定会让自己失态吧?想想就不让人好过啊。不过自己

  那么快就来高潮,是小蝴蝶太厉害?还是自己真的变淫荡了许多?一定是前者吧。

  一定要想一个对策出来!婉愔在心中告诉自己,她可不想在人前露出最羞耻的一面。不过比起

  这个烦恼,现在还有一个烦恼更令人心烦:那就是自己的小内裤湿了!作为有轻微洁癖的妻子,按

  照惯例的话,肯定不会穿这种被淫水打湿的内裤的,可不穿内裤又不符合她的习惯。毕竟现在没有

  替换的,如果说是平时,自己就找个由头出去,开个钟点房,洗个澡,换个衣服,可现在还有不到

  十分钟就要开会了,根本没有这个时间啊,真是烦死人了。

  「这个下流的王八蛋!」娇妻忍不住小声的骂道,不用问,肯定是在骂龙玉忠。可让人震惊的

  是,她在思考的时候,右手不知不觉的摸上了自己的小嫩穴,在阴蒂和阴唇上温柔的拂动着。这可

  是下意识的动作啊!这才是让我震惊的地方!看来她的肉体对性的需求,确实在变强啊!怎么办呢

  ?

  回过神来的婉愔也被自己无意识的举动镇住了,好在没有多少时间给她胡思乱想了,因为离开

  会时间只剩下5分钟这样了。她只好手忙脚乱的用卫生纸胡乱的将阴部抹了一遍,又习惯性的套上内

  裤,穿上丝袜,拿着资料急匆匆的走向会议室了,这一系列的动作再不复之前的从容优雅,却多了

  几分小女人的魅力,同时,几分慌乱中,我看到的却是冰山融化的迹象。
  来到会议室,妻子当仁不让的坐在了首位上,那是黑色大长桌子的左手边,半圆形的所在,她

  独自一人坐在此处。本来按照惯例,会议记录是她的秘书小樊,坐在她对面的最后一个位置,其他

  的与会人员按照地位依次在她的左右顺下去坐着,形成面对面的布置,而她正对面是空无一人的。

  可今天妻子的右边坐的居然是龙玉忠,这又是一个特例中的惯例,为了加强被升职人员的荣誉

  感,会将被升职人员安排在CEO的右手边顺着坐下去,这种情况下可以打乱原有的地位排序,今天就

  是这种情况。

  「咳……下面我们开始开会。」婉愔轻咳一声,简练的将大家导入会议时间。「今天我们的会

  议,主要议题如下:第一是四月的工作总结;第二是人员岗位的变动通知;第三是和韩国的**公司

  的合作阶段性小结,以及下一步合作的计划……总结由我先开始,我们公司1——4月份……好,我

  的暂时这样,下面请部门负责人简要的总结本部门的情况。「

  妻子花了差不多十分钟,之后就是每个部门的负责人汇报了,她才停下来一分钟不到,「嗡」

  被调成振动模式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是龙玉忠发来的微信。这时我不禁暗赞自己一声,看来周日偷

  偷在她手机安卓系统里装的后门软件是装对了啊。要不现在我只能干瞪眼的靠猜谜了。

  「荣总还真是天生的掌控者啊,刚刚才被小蝴蝶玩得爽的不得了,现在居然若无其事又气场十

  足的开始掌控一切了。「这是龙玉忠的信息。

  「无聊!好好开会,如果你再说这种没用的话,我就不回你了。」婉愔手指轻点,回复道。

  「好吧,那我们说正事,现在趁着我们都有空,你把你的内裤给我吧。」
  「为什么?是今天的要求吗?如果不是,我拒绝。」

  「当然是,快点吧,后面还有呢。」

  「我依然拒绝,因为动静不小。如果这是这次的唯一要求,那我认了,但如果还有,请你一次

  性说完再看。「

  「好吧,美女你还真是难缠啊,既然之前的要求你不同意,那就换成现在的:请你将内裤交给

  我后,会议结束前手淫到高潮。想想就让人陶醉啊,你既然说动静不小,那内裤肯定穿在身上咯?

  你的小嫩穴被自己的淫水泡着,感觉如何啊,有没有觉得小穴又骚又痒啊?又想要了吧?「

  其实一坐下,自己就觉得私处凉凉滑滑的,有些别扭,看见他在短信中调戏自己,妻子的注意

  力又转到了自己的胯下,那种不适感就更加强烈了。她忍不住骂道:「你混蛋,害得人家不舒服还

  好意思说,我还是拒绝你的要求,因为我做不来。「

  写完后突然感觉到小穴里和阴唇外一阵的瘙痒,忍不住双腿夹了几下了事,可玉脸露出的一丝

  绯红,让她变得妩媚多了,这时坐在她左手边、同时也是龙玉忠对面的人事部主任刚好看向她,被

  这一平日里难得一见美态给震了一下。幸好当时龙玉忠没有抬头,所以看到的人也没有产生任何联

  想。

  「你怎么不会啊?和第一次你在办公室里一样啊,你这可是耍赖违约啊。」龙玉忠一看又被拒

  绝,心里不高兴了。

  「就算我能做,但风险太大,容易被别人发现。」

  「怎么会呢?你看,你离最近的我们都有超过一米的距离,而我们因为角度和桌子的关系,没

  有任何人能看见的下半身的动作,不会有风险的。「

  「怎么不会?比如说小樊会不定期的给大家加水,而且万一等会有人站起来和我请假之类的怎

  么办?不行。「

  「那你自己注意一点不就行啦?小樊过来前你就可以看见啊,别人站起来也不会很迅猛的,你

  也能反应得过来呀,再说,这样才刺激嘛。「

  「那这样的话,我岂不是不能听会议的内容了吗?这可是影响我的工作咯,反正总之不行,你

  不要再多说了,如果你再坚持,就当你本次提出不当要求。「

  「好吧,算你狠,不过你不要太得意,会议还有差不多三个小时,我会想出让你爽的要求的。

  「龙玉忠心里恨得牙痒痒。

  看见龙玉忠受挫的眼神,婉愔心情变得好了不少,说话的态度也不是那么生硬敷衍了。「嘻嘻

  ,好啊,谁怕谁,放马过来吧。「

  「好下面是会议的第二项内容……」没过多久,第一个内容就完成了,婉愔适时的进入第二个

  环节。

  「这是公司今年的首次中层以上的人事变动,有两位表现良好的职员得到晋升,第一位是……

  第二位是原公关部副主任龙玉忠,过去一年间,龙副主任表现较为优秀,今年一月份在韩国谈判期

  间,表现亦属上佳,特晋升为公关部主任,负责公关部的全面工作。希望我们的两位同仁在新的工

  作岗位上,继续有稳定出色的发挥,让我们恭喜他们!「

  「哗哗」在大家的掌声中,龙玉忠和他右边的另一位升职者,也一面鼓掌,一面站起来鞠躬。

  「下面有请两位新的部门主任给我们简单的说两句吧。」

  龙玉忠和另一位幸运儿互相谦让一次后,龙玉忠首先发言了:「首先感谢公司培养了我,给我

  这个舞台……「先讲了一分钟左右的套话,感谢了许多人;再讲了一分钟的部门新规划并表态。本

  来按照正常惯例,新领导的发言该就此结束了,毕竟不是国家单位,讲个2分钟左右就可以了。可这

  时,龙玉忠跳出了常规模式,转脸看着婉愔,提出了不同常人的要求:「荣总,现在我个人有一个

  想法,想在这里提出和大家议一下,不知道行吗?「

  获得婉愔的首肯后,他继续说:「其实我有一个提议,就是我们公司的中层领导都叫做主任,

  我提议可以改叫经理嘛,为了区别于荣总你们,可以叫做部门经理呀。这样的好处多多,首先对外

  交流的时候可以提升档次;然后对内也能提高员工的士气啊,谁不想干经理啊?你们说是不是?反

  正我是先表个态,我肯定会好好干经理,用心干,保管让荣总你满意!「一面说着,一面故意用色

  咪咪的眼神瞄着婉愔,特别是胸前饱满的肉球,还可以强调加重了「干」字的读音。

  其他人和不知道龙玉忠的双关语中打的禅机,所以也乐呵呵的随便附和了一两句「这倒是,我

  也想干经理的……「」是啊,还是叫经理气派……「等云云。

  别人不知道龙玉忠话语里的机锋,可他这点小心思,哪里瞒得了婉愔?她知道龙玉忠是想在调

  戏她的同时占点语言上的小便宜,也可能是为了舒一口被压抑的恶气,还想激怒她,当下她也不生

  气,不接招,反而拿出一副胜利者应对从容的姿态:「好的,大家的想法我们会考虑的……这样,

  小樊,中层的新名片暂时都不要印先,免得到时候换了又要白花一笔钱,先把现有的用完吧。「还

  真是细心啊,会省钱。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过得波澜不惊,顺利的进入到了总结并重新规划的环节,每个人手上都拿着

  一份详实的资料认真的在看。会议室里很安静,只有哗哗的翻书声。期间,妻子到外面接听了一个

  电话,是老板兰姐的,所以我并没有在意。可龙玉忠就高兴了,左右看一看,发现大家都在认真的

  看资料,就借用位置之便,快速的将婉愔的茶杯拿到手,洒入几滴透明色的液体,又晃了几下,再

  看一眼大家,依然快速的将茶杯放回原处。整个过程还不到一分钟,真是快手啊,看来是早有预谋

  的,就一直等着那么个机会。

  几分钟后,妻子回来了,估计之前讲了不少话,口有点干了。坐定后就直接端起茶杯,优雅的

  喝了几口,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异常反应。而龙玉忠则一直偷偷的瞟着婉愔,看见她喝完了大半

  杯都没有发觉不妥,待她放好杯子后,身子略带僵硬的线条才变得柔和些。他也在心里暗暗出了一

  口大气,虽说买时卖家反复保证是无色无味、效果上佳的,再加上老天帮忙,婉愔今天喝的不是白

  开水而是红茶正山小种,这样即使有一点味道也会被彻底掩盖掉的,可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准

  这个厉害的女人会不会发现什么端倪,好在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接下来这个阶段性的讨论龙玉忠一直心不在焉的,看着他这副样子,婉愔心里暗自好笑。因为

  她认为他还在为想出一个能让她接受的要求而发愁,想起自己上次被他们整的惨兮兮的,现在有机

  会,她有心戏弄他一下,好出一口恶气。于是在这个小讨论告一段落,大家再次安静看资料的时候

  ,她发了一条微信过去。

  「小老弟,还没有想好啊?会都开了一半了,要不要姐姐教你啊?」在我们这边,称呼比自己

  年纪小的男性,小弟是正常的,而小老弟则带有调侃甚至鄙视的意味,妻子这样称呼龙玉忠,戏谑

  之意十足。

  看见短信,龙玉忠当然知道婉愔的意图,但他也不想自己的计划暴露太快,更何况现在的准备

  工作尚没完成,于是就这样回道:「是啊,你那么难伺候的,这样不同意那也不答应,我一下子也

  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样啊,那你承认自己是笨蛋,然后求我啊,搞不好我心里一高兴,就帮你一把哦。」

  「好吧,我承认自己脑袋不灵光,现在恳请聪明过人、美若天仙的荣姐姐帮帮我。」

  「嘻嘻,好啊,蠢蛋,看在你自我认识那么深刻,求教的态度那么诚恳的份上我教你两个吧,

  比如说你可以让我打你几个耳光啊,或者安排你去扫厕所啊,要不让我找机会在同事面前狠狠的臭

  骂你一顿啊都行,这种要求包你提一个准一个。「

  看到短信,龙玉忠当然知道自己被耍了,面上装作无可奈何的苦笑,心里暗道,就是这个机会

  。「好,你既然这样逼我,就别怪我不客气啦。」

  受到短信的婉愔看见龙玉忠前恭后倨的态度,不免有些奇怪,可还没等她想清楚,龙玉忠开始

  行动了。只见他右手轻轻往前一推,桌面的一支笔就「啪」的一声,从会议桌的中空部分掉了下去

  。声音不大,所以只有周围的几个同事抬头随意的看了一眼。龙玉忠则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慢慢的

  弓着腰钻向桌底,当他整个人都不见的时候,婉愔突然警觉起来。

  果然,她马上感觉到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右腿,「啊呀!」虽有一定的心里准备,她还是被吓了

  一小跳,所以没有全部控制好,下意识里还是发出了一定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她无论身份还是

  容貌都是公司里的焦点,所以周围的同事还是快速的朝她看来,为了不让大家起疑心,她在抽动过

  两次发现没法挣脱之后,就只好暂时不再使劲,免得动静过大被发现。
  而且就现状而言,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还要快速的组织语言岔开其他人的注意力

  ,所以从魔手中收回美足的事情也只好暂时终止。不过如此,现在就连骂龙玉忠的时间和精力也都

  没有了,只好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混蛋!怎么这么大胆,这么乱来。
  「哎呀」她小声的感叹道:「大家看,其实这个方案还是有一个很大的发展前景的嘛,这是我

  们之前都没有注意到的……「不得不说,妻子的机智确实很好,就这样被她忽悠过去了。

  而她说话的这一两分钟,龙玉忠也没有闲着,在桌子底下快速的掏出一个银色的手铐,将它的

  一头拷在桌子下装饰的镂空处,而另一头则锁在了婉愔秀美的足踝处。然后快速的捡起掉地的重要

  道具——钢笔,若无其事的起来坐直。

  整个过程还不到一分钟,而婉愔的话都还没有讲完呢,他脸色一扫刚才装出来的迷茫之色,换上

  了满足的笑容,因为他的手可没有闲着,可是在妻子光滑的灰丝玉腿上来回抚摸着,虽然距离和角

  度的问题,让他只能摸到小腿以下,可这样够他快活的了。

  妻子的腿部和足部堪称完美,主要得益于长期适量的舞蹈训练。如果是残酷的专业训练,那是

  过量的,会给足部特别是大拇指部位带来损伤,很多舞蹈演员的足部其实很丑,因为变形了。而婉

  愔经历的是适量的运动练习,这会让她的相关部位变美,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你像刘翔、乔

  丹一样运动只会给你的身体带来大量的运动损伤,而你以健美为目的的适量运动,则会带来健康。

  长期的适量运动和恰到好处的营养补充,让婉愔的腿部变得非常的修长匀称,足部也是健康美

  丽,不像很多的苗条模特那样的瘦骨嶙峋,而是处于不胖不瘦的标准状态。摸起来很有手感但不会

  有肉嘟嘟的肥胖感,更加不会被骨头磕得慌,这是我闲暇时最爱把玩的部位之一,可妻子不会让我

  过久的享受此处,因为这是她的敏感区域之一,把玩不了多久,她就会变得媚眼如丝,这时要不提

  前结束,要不进入下一关键环节。现在,这个以前只能让我独享的部位,正在被其他男人在大庭广

  众之下恣意肆虐,而妻子还不能反抗不能逃避,想想都让人激动啊。

  感受到自己的小腿被摸,婉愔一面说话的同时一面狠狠的瞪了龙玉忠一眼,而他毫无惧色,一

  面加大抚摸的力度,一面做陶醉状。不想闹大的妻子只好不搭理他,可他看妻子退让了之后,更为

  大胆,左手抚摸的同时,右手将婉愔的鞋子脱下,轻轻放在他的脚下。随后又恶作剧的在婉愔的脚

  底由轻到重的抓挠了好几下,大家都知道,挠脚板底给人是一种又痒又酸,还带一点轻微疼痛的感

  觉,这种感觉让人挺难受的。有很多敏感体质的人一点都受不了,有个国家还有专门挠犯人脚板底

  的刑罚呢,会难受死人的。

  婉愔的腿上穿着的灰丝非常光滑,这也让挠和被挠的人都加深了感觉。所不同的是,龙玉忠觉

  得更爽了,因为在他用手刻意的抓挠下,不但可以欣赏美女的薄怒娇嗔,还可以看见秀气的芊芊玉

  足在他手中被迫变形,绷紧脚弓来抵抗他的袭击,可即使这样,还是让他听见了美女领导在最后几

  句话中尾音不可抑制在颤抖,真是他妈的爽啊,看你刚才还那么拽!

  而另一位当事人的感觉则刚好相反,那叫一个别扭、难受啊,看来自己下意识选择息事宁人,

  反倒助长了他的气焰,他的手指在脚心区域忽强忽弱、忽上忽下的捏、抓、挠、按、挤、压,真是

  让人难以忍受啊,即使是自己勾着脚趾头强忍,到最后还是受不了。只好匆匆的结束这次说话,这

  混蛋怎么这么大胆?居然敢这样做!可恨的是自己一面强忍着痒痛难耐的感觉,一面还要构思语言

  为自己突然的发言自圆其说,导致没空管他。不过现在好了,发言结束了,要好好责问他才行。

  发言一结束,婉愔就瞪向龙玉忠,这时他也知道光靠这一招奈何不了妻子了,所以也知趣的停

  止了对她玉足的骚扰,静待短信的问责。果然,才停下没多久,就挨骂了。
  「你这混蛋,马上放开我的脚,你违约了,这次机会没有了!马上!」
  龙玉忠笑眯眯的看着,可并没有松开控制的打算,而是先回了一条微信回去。「没有违约啊,

  我隔着丝袜呢,没有碰到,而你掩饰能力那么好,也没有被别人发现啊。「
  「放你的狗屁,丝袜那么薄,我说碰到就碰到了,赶快放开!」婉愔很少骂人啊,看来这次她

  是真的生气了。

  「好吧,那既然隔着也算,这也行,但是老规矩,得从你说了以后才生效啊,而且我不放你的

  腿和要求有关呢,你放心,只要你按要求做,我不会再碰你的腿了。「
  「你又找借口是吗?好啊,你说!如果你的要求不能自圆其说,不单这次机会被取消,以后的

  也被取消。「

  「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的,就是本次会议结束之前,你都得坐在这里。」
  双眼紧紧的盯着手机屏幕,婉愔不由得面露疑惑之色:他冒了那么大的风险,做出这样惊人的

  举动,只为这么一个看起来似乎简单到了极点的要求?难道是前面几次的否定彻底打乱了他的部署

  ?让他难以为继了?龙玉忠应该不会那么不济事的,他毕竟不是夏意。那这看似简单的要求背后,

  究竟埋藏着怎样的祸心呢?试探他一下吧,看他透不透底。

  「就这么个要求?你确定?不改了?」

  「就这么个简单的要求,不改了!不过你要做到可不容易哦。」龙玉忠忍不住嘴角微翘。

  看见他有点小得意的样子,婉愔心里的疑惑和不安更重了。「这有什么不容易的,虽然离会议

  结束还有一个多小时,但顶多是腿不能怎么活动而已,你什么时候那么好心啦?「

  「嘿嘿,真是聪明人哪!所以我说了,你到时一定会求我的!」喜色在龙玉忠的脸上再也按捺

  不住了。

  「你就吹吧,就这样坐着一个小时多一点,我肯定没问题,凭什么求你啊?我只是奇怪你怎么

  变得那么好心了?都不欺负人?「

  「好吧,你不用试探来试探去的了,那我就好心提醒你一下:你的小腹有什么异常感觉没有?

  「

  看到他的回复,婉愔马上专心检查自己的身体,特别是以肚子为中心,可并没有啥异常的感觉

  被发现啊。既不疼,也不痒,也没有疲劳、酸胀之类的异常状况啊。正在疑惑间,新的信息又到了

  。

  「看来你对自己的身体并不算太敏感啊,友情提醒一下,你的膀胱有什么感觉。哈哈!」

  膀胱?也不疼痛啊,就是有尿意了,自己喝了不少茶水,想上个厕所有什么……等等,不对!

  刚刚自己和兰姐通完话,顺便去了一趟厕所小解才回来继续开会的。时间上距离现在也就是10分钟

  左右,撑死了15分钟这个样子,绝对不到20分钟,那才放空十来分钟,怎么可能马上就有那么明显

  的尿意呢?难到……

  「你这混蛋,又偷偷的动了什么手脚?你还真是卑鄙啊!」

  「骂吧骂吧,尽情的骂吧,等会有得你求我的时候,你现在骂我多少句,等会就要你求我多少

  次!「

  「哼,无耻之徒!就只会动这点卑鄙的小伎俩,有本事你堂堂正正的来啊!像个男人一样光明

  磊落的,不要只会用这种手段,让我们女人小瞧你!我绝不会求你这种人的。「

  「是吗?啧啧,我们荣总真了不起啊,是,我只会耍小伎俩,有用就行。你现在尽管嘴硬吧,

  等会尿急了看你的小嘴是不是还能那么硬!哈哈,大美人经理在会议室当着众多下属的面尿裤子,

  不!应该说是尿裙子,真是好过瘾啊。倒时你的内裤、丝袜、裙子都会被尿淋湿吧,可要收藏好哦

  ,这叫做原味呢,好多人都喜欢的!特别如果传出去是我们高高在上的冰雪美人的原味,肯定有大

  把人趋之若鹜啊!「

  龙玉忠用极度下流的语言描绘了接下来十分不堪的前景,虽然还不是很详尽,但仅仅如此就可

  以让婉愔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交替了。想到自己有可能碰到的极度难堪局面,想到龙玉忠处心积

  虑的那么险恶的用心,妻子的心里当然不好受。就在这时,新的短信又到了,龙玉忠继续火上浇油

  来了。

  「怎么样?现在感觉到十分明显的尿意了吧?说明书上说,本利尿剂产生效果的正常时间是15

  —20分钟,现在已经快20分钟了,就算你刚才回来前放过尿,你顶多也就能忍个30分钟,所以你还

  有10分钟好好考虑哦,考虑好等会怎么求我,我先说了,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哈哈,如果你继续

  硬撑下去,我们公司的会议室里就会撒上我们美女总经理的骚味十足的尿液了,哈哈,还真是期待

  啊。「

  还果然如龙玉忠所估计的那样,婉愔的黛眉已经轻蹙起来了,看了小腹的尿意开始明显的侵袭

  着她。究竟该如何是好呢?不低头的话,到时就难堪了;低头的话,只怕求他也不容易吧,怎么办

  呢?才一会儿,她的手指又动了起来。

  「你既然那么自信,那我们赌一把好吧?我是不会求你的,也不会违反约定,同时还不会出现

  你期盼的情况发生。如果我同时做到这三点,你就取消2次提要求的机会,怎么样?敢不敢赌?有没

  有这个胆子?「

  龙玉忠微微一沉吟,就回复了。「不赌,你不用激将我,因为没必要。我根本不信会出现那样

  的局面,在我必胜的情况下,赌不赌没啥意思。其实我期待看你哀求我,我好羞辱你一把,要不看

  美女在我旁边尿崩也是很刺激的,就是再次友情提醒一下,尿的时候要控制好量,小声一点,要不

  我听到了没啥,我对面的李主任听到了就不好了,好在你离我们也有一米多,又有大桌子隔着,小

  心点不会有事的。「

  看见龙玉忠的回复,婉愔知道他不上钩,就突然变脸了,一扫刚才沉重的样子,变得笑颜如花

  起来。只见她说话了:「各位,今天由于临时另有安排,再加上这份报告还有不少需要让我们细读

  的地方,所以本次会议暂时先开到这里,请大家在今明两天内仔细看完这份报告,我们会在一周之

  内,再找时间开完它,散会吧!「

  同事们陆陆续续走完后,只剩下婉愔、龙玉忠和秘书小樊,小樊是因为总经理没有走,所以不

  敢离开,随后妻子挥挥手:「小樊,你先在外面等一下,我有事单独交代龙主任。」

  婉愔平静的盯着龙玉忠,可这种平静让龙玉忠并不好受,他觉得仿似讥笑,仿似嘲讽,仿似无

  声的示威。他只有默默的解开手铐,来回避这种无声无形的压力。可这时妻子居然做出了让我挺意

  外的举动,她不再板着脸,而是换上了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怎么样?机关算尽的没胆小蠢蛋,

  都告诉你不要只会耍什么见不得光的小伎俩,一点都不爷们,现在你又少一次提要求的机会了。「

  妻子也不再多说,头也不回的走出门去。龙玉忠则颓然的坐在大凳子上,他应该想明白一个道

  理:之前他取得的所有优势都是在他们和妻子单独相处时获得的,当他们共同出现在众人面前时,

  被他忽视的地位和身份的差距就冒出来了,他很难占到什么便宜的。

  不过引起我关注的却不是这一点,而是妻子的反应。按照她平日里对男人特别是男下属不假辞

  色的习惯,这次她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扭头直接走出门去,或者狠狠的辱骂龙玉忠一番,绝对不会既

  停下来和他说话,又轻描淡写的放过他。是什么让她有了这样的改变呢?这样的改变代表着她心态

  上怎样的变化呢?变得开始享受和他们的争斗(毕竟就目前而言,她占有优势,所以享受着胜利带来

  的快感)?还是在内心而言,她已经开始接受和龙玉忠他们的关系变得比以前近得多了(不可否认的

  是,不管是主动还是被迫的,确实都比以前要近得多了)?还是代表着……
  ……

  ……

  挺久没发了,一万五千多的,一次发完吧。

  本章是大餐开始前的最后过渡,目前为止,主要人物的性格特征基本勾勒完毕,这也是婉愔最

上一篇:【好友的老公】全下一篇:【淫乱的大学生活1-隔壁漂亮的OL大姐姐】